安全知识's Archiver

老鹰抓小鸡 发表于 2018-4-11 13:15

学学西门庆是如何揣摩领导心思的

学学西门庆是如何揣摩领导心思的
首先,不是开玩笑的,领导的性取向搞清楚了吗?

又不能直接问对方是弯还是直,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,在第一次会面的招待中,西门庆安排自己的得意宠男书童出场是有目的的。

果然经不起一试,与蔡状元同行的安进士因“喜尚男风”就没控制住自己,拉着书童的手“两个一递一口吃酒”,且“喜之不胜,向西门庆道:‘此子可爱。’”

但蔡状元就是正襟危坐,而且聊的都是主旋律。

所以说,什么是优雅?要踏实务实,不忽略最基本的问题,否则就会闹出风马牛相及的大笑话来。

其次,领导有大保健的心思吗?

西门庆当晚留宿了蔡状元和安进士,安置了两间房,留下了心腹小厮玳安和得意男宠书童伺候。小说没有交待谁伺候谁,因为压根不用交待。

对于初次会晤的蔡状元,西门庆选择了待静观其变。

此判断的重要来源是借着上厕所的机会,“蔡状元拉西门庆说话:‘学生此去回乡省亲,路费缺少。’”

这就是人穷志短啊,一个堂堂的大宋状元,就这么青口白牙地讨钱。

西门庆当然不在乎这点钱,更重要的是,他知道饱暖思淫欲:此时的蔡状元最大的渴求是钱,而不是性。

再问,什么叫优雅?要沉得住气,观察领导的需求。别以为自己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,不问青红皂白,领导不急你猴急,上来就外围、模特、网红。人家要钱的时候你给了性满足,人家想性的时候你却玩命给钱,这效果只能事倍功半。

再次,领导会喜欢什么样的妹子呢?

到了第四十九回,西门庆和蔡状元第二次会面时,已是一回生二回熟的大不同了。此时的蔡状元已是手握大权的巡盐御史,且经过近一年的官场历练俨然已经有了小司机的意思。

懂开车的人都知道,这新手司机开车的瘾儿特别大,一会不摸方向盘就手痒痒。

除了言谈更随意,与上次会面吃饭点的都是孝敬思亲的主旋律曲子相比,这一次蔡状元点的曲子全都是十八摸之类的艳曲。

这些个蠢蠢欲动,西门庆岂能没察觉?

等到蔡状元再次留宿,西门庆叫心腹小厮玳安点钟董娇儿、韩金钏儿两位技师上门服务,并一再吩咐:“打后门里用轿子抬了来,休交一人知道。”

这都好理解,别说是领导,就是普通战友,也要懂得为彼此保密啊。

西门庆为什么点钟董娇儿、韩金钏儿呢?

因为即使是大保健,男人也十之八九喜欢有文化的,要不你觉得为什么那么多冒充女大学生下海的?

果然,跟一般人大保健不同,蔡状元不问妹子哪里人、多大了以及为什么做这行和什么时候找个老实人嫁了,人家问的是:“你二人有号没有?”(注:不是微信号,也不是QQ号,更不是技师号和你的手牌号。请各位老板自重!!!)

一开始,两个不好意思说。“问至再三”,“董娇儿道:‘小的贱号薇仙。’蔡御史一闻‘薇仙’二字,心中甚喜,遂留意在怀。”

为什么要再三询问?因为领导特别在乎!

为什么对“薇仙”二字特有感觉?前女友、梦中情人……我们不得而知,总之领导很满意,甚至放弃了双飞,只留下了董娇儿一人伺候。

什么是优雅?就是不要把领导当成跟自己一样就知道干干干的荷尔蒙禽兽,谁说大保健就不能有品位了!

最后,才是最要命的,如果领导既想当嫖官又想做圣人怎么办?

相信哥,大部分领导多少会如此尿性。所以,我们才一直强调优雅啊!

当西门庆把两位技师领到蔡状元跟前时,“蔡御史看见,欲进不能,欲退不舍。便说道:‘四泉,你如何这等爱厚?恐使不得。’”

四泉是西门庆的号。你感受一下什么叫“欲进不能,欲退不舍”的惊喜和急尬;还有“使不得”就是“使不得”,什么叫“恐使不得”的欲拒还迎。
领导此时的心理你懂吗?西门庆懂!

行百里者半九十,如果这时候不能给领导找个自然体面的台阶,前面安排的再好也可能白费。

西门庆笑道:“与昔日东山之游,又何异乎?”

西门庆这大老粗居然拽起了文言文,直接把蔡状元的大保健行为跟东晋谢安的东山携妓相提并论。嫖娼还嫖出了效法先贤的文人志趣,以及向偶像致敬的仪式感。请问,这是不是比你们什么“男人嘛!人不风流枉少年!”之类的劝辞要高妙?

所以“蔡御史道:‘恐我不如安石之才,而君有王右军之高致矣。’于是月下与二妓携手,恍若刘阮之入天台。”

一边谦虚说自己没有谢安的才华,一边称赞大老粗西门庆却有王羲之一样的高雅。看到这里,真想说一句:MMP的,俩狗日的伪君子!

尤其是“于是月下与二妓携手,恍若刘阮之入天台。”什么叫“恍若”,这是在说蔡状元此时的心理感受,搞得真像刘晨、阮肇一样步入仙境受到女神青睐般的魏晋风流似的。

页: [1]

Powered by Discuz! Archiver 7.2  © 2001-2009 Comsenz Inc.